宇文芹.中國紀事

關於部落格
台灣戰鬥 中國觀察 寰球視野
  • 58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左翼文化.中國.台灣

  現在是沒幾個出版社有意願出這些左翼書籍了,頂多就是因應市場需要,出點格瓦拉的相關書籍。從這些書籍來看,越抽象的越有人愛出,實踐性的書籍少的可憐,列寧的書籍似乎沒有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過,除了結構群翻印了兩三本外。國外共運工運的歷史教訓,完全不可能出版,因為沒有市場。這就是台灣「思想自由」的真相。


  至於本土的左翼團體呢?同樣對於思想工作興趣缺缺。從勞動黨系統、工委會和其他各色團體,書籍出版是少的可憐,相關文章的編譯也是。左統派文人比較有興趣的還是從民族主義觀點來解釋台灣史、台灣文藝,出了不少東西,也不能說沒有價值,不過需要再解讀、再詮釋。
 
  工委會出了幾本國內外工運書籍,國外的部份,品質也不怎麼樣,那本《法國工運史》根本是官方社會主義的教科書。整個台灣左翼,幾乎連一本馬克思主義的入門書都沒出過,放任官方教科書和偽社會科學的著作任意「詮釋」馬克思主義和左翼運動。某個愛讀、狂讀資本論的小教派,除了寫一堆自我解釋的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文章外,也無甚作為。說的極端一點,某些(親)國民黨反共學者的作品,在某個階段起的宣傳左翼思想的作用可能還多些,如鄭學稼的幾本著作(《列寧評傳》、三卷本《第三國際史》等)就是如此。


 總的來說,就是台灣的左翼有著一種濃厚傾向,強調實幹,強調基層經營,對於理論輕視,對於國外的經驗也基本無知。當然,這個圈子裡也有教條膜拜者。他們抓了幾條所謂原則,幾頂帽子,就愛亂套亂用。他們對希臘羅馬並不真了解,就喜歡大談,但他們既不了解希臘羅馬,也不了解台灣。這些人也是挺嚇人的,因為這種人越談左派、越談革命,就越會嚇跑一些有志青年、一些同情者。當然,左翼這個小小圈子的主流傾向,還是前一種。


  講這些,當然也包括我們自己的團體。有些人覺得我們愛談理論,愛談國際,其實和發展左翼運動真正需要的水平比起來,我們的知識實在差的太遠。我們做的累積工作也太少,出了幾本書,翻譯了幾篇文章。坦白說,前述兩種傾向,本團體中都有,我們實在太稚嫩、又太無力進行自我改造了。唯一聊以自慰的是,曼德爾的《馬克思主義入門》一書,我們出了兩版,總共兩千本,基本銷完了,希望有一點點作用……。其他,要努力的還太多太多了。

 



當前左派的重大任務:建立馬列文化的公共儲備

作者:李星

整理者:新青年(2007年)

    現在上網比買雜誌報紙便宜。網路有報紙、雜誌、圖書館、會議室、電影院、音樂廳的功能。共運裡有個觀點,說電視問世後,左翼就被動了。這個說法有道理。現在這個局面有打破的可能。人們不看左翼的東西,是因為沒興趣,這和錢沒有太大關係。有了興趣,幾百萬人會自己在網上去傳播左翼新聞和文章的。而且他們自己會想各種技術辦法。            

    列寧派和孟派的報紙,1905以前一般是一個城市能分到一兩份報,然後一大群人手抄或打字。那是個手抄本的時代。今天巴基斯坦的卡拉奇,因為工人裡文盲多,當地的托派分子把報紙內容朗誦出來,用磁帶錄音,然後放給一群人聽。然後大家複製磁帶。工具沒有什麼神秘性。沒有需求,工具只能閒置。   

    實際情況中,“左翼”不管什麼流派,都不可能讓群眾的多數聽到自己的聲音。既有技術限制,也因為群眾並沒有對左翼的抽象興趣。群眾的興趣是具體的,隨形勢變化。尼泊爾的群眾——無論工人、學生還是職員——對左翼思想的興趣,肯定比臺灣群眾要高很多。90年代末《切.格瓦拉》話劇上演那個時期的左翼,現在恐怕很多都淡出了。儘管嚴格說他們不算“群眾”。  
 

    左翼裡面常有“以我為主”、一廂情願的想法,不管客觀怎麼樣,主觀上總想“一展抱負有所作為”。他們眼裡的作為,也往往和自己出名、獲得“人氣”或者在某個“實體”裡取得地位有關,多半白白浪費精力和資源。現在不缺圈子、“西柏坡的候補領袖”和圈子裡亂七八糟的事,缺少的是群眾“來了興趣”以後,我們能拿得出來的“精神底子”。可能我們儲備幾年的底子幾個月內會被數百萬人閱讀、討論和自行傳播。(看過《震撼世界的十天》的人應該對運動期間群眾對政治讀物如饑似渴的需求有一定印象。)這些“底子”現在太缺人去儲備和整理了。正視現實的話,中文馬列文化就是個笑話。極端閉塞、單薄、無知。  
 

    順便說一句:許多涉獵廣泛的左翼之所以不願意從事“底子”的公共儲備以供日後廣泛利用,是有“祭司心理”在起作用。即有意無意地希望壟斷知識。很多東西,我知道,你不知,好象我對你就取得某種優勢。  

左翼運動現在需要做的是積累資料

 

 

 

    有的人說“儲備自己的知識,武裝自己”,恰好這個“武裝自己”是有問題的。正因為左翼非常零散,所以(對於整個左翼來說)需要的首先不是“武裝自己”(你個人願意自修當然是好事),而是確保一個公共資源的存在和擴大。今天的左翼分子基本處於原子狀態,精神上朝不保夕,今天還要“割命”,明天找了份好差使,早忘了自己姓什麼了。所以絕不能把人當機器人或者“培養苗子”。目前只能是聽天由命,天生天養。你能堅持自己的立場,那你就堅持了,堅持不了,誰也幫不上忙。但你一天是左翼分子,就得做一天貢獻。你人走了,貢獻留下了。這就可以了。而貢獻,目前只能以文字、“馬列文化”為主。這和客觀環境有關係……當然,總會有人神秘兮兮地暗示說“網上都是虛無的,無關緊要的”,“實際有人在做實事”。這些暗示是否有事實依據,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必須兩條腿走路。既有“實際”,也要有“精神”。  
 

    一個更大的問題,是具體立場不同,對“實際”該做什麼各持己見,所以目前而言,最好找一個最大公約數,即我說的“馬列文化”。各自的想法雖然不同,但是有些事卻很難有分歧,比如把菲律賓毛派的官方文件進行翻譯,比如把希法亭的《金融資本》、把梅林的著作放上網。對這些事,任何逃避的藉口都是不成立的。有人可以翻譯,有的可以掃描,有的找關係去圖書館借,有的可以打字,大家各自做自己的,彼此通通氣就行。那些回避的人,其實就是認為自己要當大人物,不必當苦力,傻逼事別人去幹,我來撈“人氣”。誰還不明白啊?  
 

    最不需要的,就是那種飽讀聖賢書的“馬克思主義愛好者”,什麼都知道,但是什麼都不做;什麼都讀過,但是不想讓別人知道。這種人吃飽了以後,可能有很高妙的見解,但實際作用是零。所以……一邊玩去,沒空陪這種人扯淡。  

    現在需要做的是積累資料。所以也無所謂什麼主義。一個翻譯尼泊爾運動資料的毛主義者,比一個什麼都不做的托洛次基主義者——客觀上——有用得多。這並不等於說兩者的立場之間“其實沒有區別”,只是很多時候,不同原則之間的對立無法在實踐中驗證對錯,所以主義之爭常常成了無謂的口水戰,反不如做點思想搜集的事情實在。  

     1分力氣,做1分事。不必非要做10分事。你或許沒有時間自己寫經濟評論,但你完全可以用零碎時間翻譯。做一點事比什麼都不做要好。  

     順便提一下。那位網友提過的伊朗共產主義工人黨是個比較重要的黨。如果你用1年時間把它的綱領翻譯成中文,也是為中國人瞭解中東左翼做了貢獻。更不用說我們也面臨伊斯蘭、中東戰爭等等問題。  

     資料的整理,分撿現成的和翻譯兩類。對已有的資料,除在公開的大圖書館和舊書市場裡耐心淘金以外,最好能看看“內部”圖書館裡有沒有好東西。當然,這需要一定的關係。

   
 
翻譯遠較整理費時費力,所以翻譯資料應抓住重點。不必雄心勃勃非要翻譯一整本書,而應先選擇最重要的幾個章節,把基本事實介紹清楚。假如一本記述某某事件的書,作者是什麼教授,資料詳細但夾雜很多教授的屁話。這樣的情況下,如果自己有一定的分析能力,可以乾脆以編譯的方式,拿教授的勞動做基礎,自己編寫一個小冊子類型的東西,以3-5萬字至7-8萬字為限,扔掉原作裡那些思想垃圾。  

   讀左翼書的作用,就決不是為了炫耀我都讀過了”“我早看過了,那是若干階層幹完正務之後的虛榮小情趣,和炫耀自己養純種馬”“爬過XX雪山”“去可哥西里保護藏羚羊本質上是一樣的。也因為如此,對我們來說,讀書本身好象是充當思想交通員,是一種任務,有一定的目標。今天而言,不愁沒有無數的 左翼 教授的空洞文字在傳播,但爭鬥的真實歷史,尤其那些高峰史的詳細經過、經驗和教訓,卻太缺少傳播。粗略說來,包括: 


秘魯毛派游擊隊的海報


19051917的俄國蘇維埃運動;   


英國的1926年大罷工;
   


中國20年代的省港罷工及工人政權雛形,以及1927年的上海光榮時刻



西班牙內戰的工人經驗;
   


30-50年代越南托派的工運經驗;
   


40年代末的日本左翼工運大爆炸;
   


1968年的法國總罷工;
   


1969年的義大利總罷工;
   


70年代末的巴西工運;
   


70年代美國和拉美如何採用定點暗殺和綁架摧毀阿根廷左翼工運的過程(骯髒戰爭);以及當地工人的應對辦法、教訓和思考;
   


南韓的1987年總罷工和70年代地下工運的經驗;
  


80
年代中期菲律賓獨裁倒臺後的工運高潮、總罷工和毛派武裝以參加選舉(並慘敗)幫助有產國家度過危機的戲劇性過程;
   


70年代義大利武裝工會的嘗試和失敗(紅色旅運動);
   


秘魯毛派的農村戰鬥隊與城市左翼工運的關係和衝突;
   


70-90年代印度毛派游擊割據與工運的關係,等等。
   

   需要傳播的,就是這些爭鬥的精華史,而不是什麼馬耳褲塞啊耳都塞後現代女權新左翼。它們告訴今天的中國人,爭鬥不是虛幻的,不是意識形態,而早已在其他時間和地點發生過,某些人群已體驗過。它們大都是中國人很少瞭解或一無所知的,又或者堆在公開或內部圖書館裡,有欠整理和發表。就目前而言,網路,是我們唯一擁有的大眾化和廉價的發表管道。說什麼網路是虛無的,等於宣佈其實我就一下班混茶館的,甭拿我當回事  

     你論戰了,學習了,始終只是提高你自己而已。你的宣傳也許可以影響到別人,但是這些人(甚至包括你自己),今天被你影響了,明天又會在幹什麼?到了運動時期又會起到什麼作用?——姑且不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個人對自己的前途不可能100%地完全把握(由於人是社會關係的總和,個人永遠不可能單憑主觀意志來決定自己的命運),每一個今天的左翼分子的命運將來如何神仙也難料。而如果你整理了一些資料(無論多寡),必將會在若干年以後(在歷史必然導致的無產階級革命時代)影響千百萬人,千百萬將真正起作用的人。       

    現在左翼運動的中文資料是非常缺乏的,大家應該也都有體會。比如法國五月風暴,有的人即使上了網都對這個事情不是很瞭解的,而在西方,這是個很著名的重大事件。上面列舉的左翼運動和事件有很多可能連聽都沒聽說過。在網上能搜到什麼?充斥搜索引擎的首先是那些垃圾文章,不是垃圾的,也不過是少量膚淺的評論,具體的運動資料幾乎沒有。這,就需要你的力量,來豐富、傳播這些運動的資料。    

 

   首先是翻譯。外文的資料有很多,直接翻譯過來有很大用處,翻譯的人才也比較缺。不過翻譯一般人是做不來的,一般的人,做一點錄入、校對的工作就行。錄入,就是通過手工打字把一些紙上的資料轉成電子的,網路這個工具可以令多得多的人看到。校對,就是錄入的文章要跟原文對照一遍,因為會有很多錯別字。中文馬克思主義文庫(http://www.marxists.org/chinese/index.html)現在有大量錄入完成的文章,卻無人校對,校對的人手是非常缺乏的。現在你可直接聯繫中馬庫的編輯(lamchimia@gmail.com)以請求任務。  

   想為馬列文化做點貢獻的人,現在就可以開始行動。在大型圖書館或書店、你的私人藏書中尋找有價值的資料,錄入或掃描上來(上傳之前先找一找網上有沒有,而且要有價值的,避免無意義勞動)。(最好同時)致信中馬庫lamchi@marxists.orglamchimia@gmail.com,加入文章校對的行列。
http://bbs.tecn.cn/viewthread.php?tid=165422&extra=page%3D1
這是一個資料整理的工作匯總列表,可以在這裏瞭解目前工作的情況,當然你可以隨時添加自己的計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