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芹.中國紀事

關於部落格
台灣戰鬥 中國觀察 寰球視野
  • 5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中央社的報導與南京大屠殺的史實

日本法院官員表示,東京地方法院今天判決一名撰寫南京大屠殺暴行的作者,因在書中佯裝一名中國生還者婦女口吻描述大屠殺,而構成毀謗罪,必須賠償這名婦人。判決書指出,亞細亞大學教授東中野修道在「南京大屠殺的徹底檢証」一書中的描述,令人以為原告中國婦女夏淑琴,在書中作證描述南京大屠殺。該書由「展轉社」出版。法庭判決東中野必須支付夏淑琴合計四百萬日圓(約合新台幣一百一十三萬元)的賠償金。

日本時事通信社報導,審判長三代川三千代在法庭上說:「本書所作的詮釋並不恰當,也不具有學術價值。」審判長在裁決書中表示「書中提到原告的部分並非事實,本庭判定構成毀謗。」日本共同社報導,東中野表示,將向高等法院提起上訴,「判決結果實在令人非常失望,我計畫提出上訴。」

坦白說,這則新聞讓我大吃一驚,繼之則是強烈的憤怒。我的吃驚與憤怒,並不是來自於這則新聞告訴我們的「事實」,而是這則新聞完全顛倒了事情的始末緣由。看了這則新聞的讀者,可能會得到一個印象︰有位日本學者假裝是南京大屠殺的受害者-中國婦女夏淑琴,編造史實,結果被日本法院認定構成毀謗罪。於是,讀者或許會由此得到一個「訊息」︰關於南京大屠殺的史實很可能是編造的,至少這名日本學者是編造者之一。

這真是一個天大的顛倒與謬誤。

真正的事實是,日本右翼學者東中野修道在他的名著《南京虐殺の徹底檢證》(此書先後有台灣與中國版)中,企圖全面否定南京大屠殺的存在,而中國婦女夏淑琴(事發時的八歲女童)的證言,正是他所拒絕承認的史料之一。現年78歲的夏淑琴多年前即向中國及日本法院對東中野提出控告,並多次前往日本作證,現在日本東京地方法院判決夏淑琴獲勝,也就是說東中野否認南京大屠殺的著作中,至少有一些內容被日本法院認為是不妥當的。

這樣的事實,不是和中央社的報導完全相反嗎?為何會有如此的狀況發生呢?

讀了台灣媒體的報導,完全得不到「日本右翼學者在否認南京大屠殺的問題上敗訴」這樣的訊息,讀者甚至會得到恰恰相反的印象與結論。

首先的可能理由是,這則新聞的編譯者外語能力太差,把日本方面新聞來源完全誤讀誤譯。很多人會這樣猜想,但坦白說,中央社的新聞本身幾乎已經透露了這樣的可能性極低。因為新聞中引用了日本共同社的報導,然而日本共同社是有中文網頁的。

日本共同社在十一月二日晚上十點就發布了這則新聞的中文譯本,在三日幾乎整天的時間,這則新聞都是共同社中文網頁的「今日焦點」,題為「日法院判決南京大屠殺著書案中方原告勝訴」,內容如下︰

【共同社11月2日電】日本東京地方法院2日對“南京大屠殺”中國籍受害者夏淑琴(78歲)狀告《南京大屠殺的徹底檢證》一書作者東中野修道及出版社“展轉社”損害名譽一案作出判決,宣判中方原告勝訴,並責令被告方向原告賠償400萬日元(約合26萬元人民幣)。據悉,該書的表述給人以原告假扮南京大屠殺受害者並提供虛假證詞的印象。

審判長三代川三千代認為,“該書內容給人以原告並非倖存受害者卻假扮作證的鮮明印象,其對資料的解釋並不妥當,無法作為學術研究的成果。目前尚沒有充分證據顯示書中內容屬實或能夠證明其屬實”

但對於這一判決結果,該書作者、日本亞細亞大學教授東中野卻表示“非常吃驚,將提起上訴”。

《南京大屠殺的徹底檢證》於1998年出版發行,日本國內賣出約1.3萬冊,此外還有英文版和中文版。

根據判決,原告夏淑琴表示自己即是當年美籍牧師在南京大屠殺資料中提及的家人被殺的8歲少女,雖然她對外界講述了自己的痛苦經歷,但東中野教授卻在著書中寫入了“夏淑琴並非那名少女”等內容

夏淑琴曾在中國對包括本次涉案的問題書籍在內的兩本相關書籍提起相同的起訴,中國法院於去年8月宣判原告勝訴,並責令賠償。

難道共同社的新聞還不夠清楚嗎?難道這則新聞的國內編譯者的中文與相關能力太低,完全看不懂共同社的新聞稿?還是編譯者專業知識不足,不知道共同社有中文網頁,硬去翻譯日文新聞,卻又完全翻譯錯誤?還是有其他的原因呢?比如對南京大屠殺等相關問題有先入為主的成見?我們不得不追問這個問題。

南京大屠殺的問題,一直在中國、日本以及臺灣爭論不已,多少年來日本右翼就是要替屠殺翻案。東中野所著《南京虐殺の徹底檢證》是其中相當受到矚目的作品。坦白說,我剛看到此書時也相當受到衝擊。翻開此書臺灣版(《徹底檢證南京大屠殺》,前衛出版社2001年出版),你立刻可以看到一些的中國宣傳日軍殘暴的照片,此書拿了其他照片進行對比,指出這些中國方面的宣傳照片根本係作假。不過,如果不帶任何偏見的仔細閱讀此書,還是可以發現作者的推論與觀點,有相當偏頗或是強詞奪理的地方。

《南京虐殺の徹底檢證》的臺灣版序言中,在日本的獨派人士黃文雄大力吹捧此書,稱之為「現階段世界最高水準的學術研究」,說「中國政府最怕的是『南京大屠殺』真相的學術性研究」,「動員千百學者,甚至勾結臺灣媒體、繼續創作『南京大屠殺』的神話,以達成其特定的政治目的」。如今,日本法院的判決,似乎可以挑戰黃文雄的「讚譽」,當然也相當地動搖了東中野一書的所謂「學術性」。

對於中國政府一直把中日兩國歷史問題的焦點集中在南京大屠殺,其實我並不完全認同。不是因為我認定大屠殺不存在,而是我認為要檢討的是十九世紀後期以來,日本帝國主義對東亞的整個侵略史(即使南京大屠殺不存在,也無法否定日本發動的一系列軍事與經濟侵略),是去追究這個帝國主義侵略的結構性的根源,並且讓這樣的侵略戰爭不在任何一國發動起來。對於部分中國民眾的極端仇日的民族主義情緒,我也無法認同。畢竟該被清算的不是日本贏球的足球隊,不是日本人民,而是發動侵略的日本統治者以及企圖扭曲歷史的日本右翼及其隨從們。然而,對於一切藉著扭曲歷史,以謀取自己政治私利的人物或政治勢力,我們都應該進行強力的批判,當然也不容許媒體這樣地扭曲報導,不管出於無知還是有意。

我衷心的希望,日本法院的判決能是國內對東亞近代史進行「再檢證」的一個契機。讓歷史真相得以還原,讓悲劇的根源獲得釐清,讓擁有不同歷史記憶的民眾能夠對話,最重要的,讓罪惡不再重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