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芹.中國紀事

關於部落格
台灣戰鬥 中國觀察 寰球視野
  • 58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從總理的羽絨服說起

文末的觀點頗有意思,金先生說:「這讓我們想起了孔子的話,“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行”。希望這能成為中國的鄰國北韓的政治家回顧自己的契機。以“革命奴僕”自居的北韓掌權者們不顧餓死的兒童和同胞,行賄受賄,錦衣美食。不知他們把同甘共苦的口號付諸於實踐的日子何時才能到來」。看來這是一篇「項莊舞劍、志在沛公」的評論,而矛頭還不是指向南韓的富豪權貴,而是直指朝鮮那群黨政高官,由此我們也可以一觀韓國媒體的手法。

正好讀過台灣出版、大陸人撰寫的《溫家寶傳》,對溫個人印象並不壞。不過即使溫個人的儉樸作風能對(各國的)貪官污吏起一點「警惕」、「汗顏」的作用,也並不足以扭轉整個體制的腐朽,更談不上什麼政策路線的轉彎。有的時候,還難免製造了點煙幕,助長了某些人的幻想,以為上層真能進行點改良,而靠由上而下的改良真能革新中國。

台灣最近也在紀念「前總理」孫運璿,我對他個人印象當然也不壞,小時後跟著老爸參加國建會晚宴,還在台北賓館跟他握了手,他當年沒能當副總統,我小小的心靈也甚為扼腕。但是這樣一個被人們認為「不謀私利、不求權勢、平易近人」的人物,在當時也免不了是專制體制的共犯,當然也挽救不了墜壞的國民黨統治。不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