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芹.中國紀事

關於部落格
台灣戰鬥 中國觀察 寰球視野
  • 58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也談〈公共服務必須遠離市場〉

他認為教育和醫藥是「公共服務」,要「遠離市場化行為」。文章提出的觀點並不新,類似的論點也不少人提出了,連衛生部官員都說醫療不能「產業化」。文章也有相當的侷限性,因為他說他「並非對相關行業市場化改革的全盤否定」,主張「開放投資領域」,「也包括一部分用市場手段經營的醫療和教育事業」,這就把觀點弄模糊、弄曖昧了。因為一旦開放市場,在市場競爭、利潤至上的壓力下,公營的公共服務必定也會被迫走上向前看齊的路子。作者的立場是搖擺的,當然也談不上對整個中國市場化改革走向進行反思批判。不過,他的觀點畢竟比那些說什麼亂收費、亂漲價是因為市場化還不夠徹底的經濟學家們進步一些,也現實多,沒停留在經濟學的理論、公式和曲線上。

我想的是,首先,要怎麼做到讓教育醫療「遠離市場化行為」呢?靠官員的覺悟?輿論的呼籲?還是網民的憤怒?在台灣,面對公共服務私有化、市場化,有不太成功的反高學費運動,有鐵路工會反私有化抗爭,有剛剛發展的醫療改革團體。在大陸的可能性是什麼呢?

其次,當然是另類出路的問題。拒絕市場化改革,不要官僚式經營,第三條道路是什麼?基於一種民主自治的社會主義理念,我們在台鐵工會抗爭時提出人民共管的初步想法,就是要結合勞動者、消費者和社區居民來民主管理公有的鐵路,但是也僅僅提出這樣表面的構想,要如何深化呢?

台灣跟大陸越來越走到一起了,我不是從統獨的意義上說,而是從私有化、市場化、商品化這個意義上說。在這方面,有些領域,台灣跑在前面,有些領域,大陸搞的更赤裸裸。對受害最深的勞動大眾來說,在這方面經驗的兩岸交流,實在太有必要了。

公共服務必須遠離市場 如一

教育亂收費與醫藥亂漲價,已經成為我們這個社會必須要清除的兩大頑癥,但是如果總是就教育說教育、就醫藥說醫藥,亂象背後的根源永遠也不可能理清楚,只有將其上升到公共服務層面,讓提供公共服務的機構遠離市場化行為,才能真正找到解決問題的鑰匙。

新學期剛開學,發改委就公佈了八起教育亂收費案件,涉及金額總計2270萬元,嚴厲查處教育亂收費現象。足見有關部門對治理這一“頑疾”下了相當大的決心。不過,教育亂收費之所以屢禁不止,根子在於那些由政府投資開辦、本該為民眾提供義務或低成本教育的“公立”學校,在市場經濟大潮的衝擊之下,忘記了自己對社會應盡的義務,錯把賺錢當成了重要工作目標。因此,如果不將“公立”教育與市場行為徹底分開,學校亂收費的問題就不可能得到真正遏制。

醫藥行業也存在著類似的弊端。政府開辦的醫院卻讓許多老百姓看不起病,儘管有關部門針對藥價虛高、醫生拿回扣等問題採取了不少管制措施,可看病難、看病貴的矛盾至今沒能得到徹底解決。本來最應該造福於民的教育和醫療事業,卻成為人們詬病最多的領域,原因何在?筆者以為,將公共服務與市場化行為混為一談是根本原因之一。 公共服務投入的是納稅人的錢,只能用在為多數民眾提供基本生活和社會保障方面,任何人都無權從中換取“不義之財”。以此來衡量,無論是問題頻出的教育行業還是反映強烈的醫藥行業,或者其他打著為公眾服務名義,實則從中謀取私利的公共行業或機構,顯然沒有弄明白公共服務的實質所在,或者是有意無意地混淆了公共服務機構與自負贏虧的企業之間的本質區別。

目前我國公共服務領域所呈現的混亂狀態,與一些地方政府對公共服務機構職責沒有理清有著直接關係,據說有些地方不僅不為“公立”醫院和學校撥款,反而要醫院或學校“反哺”政府,壓力之下的醫院和學校為了完成政府交給的“任務”,自然就把負擔轉嫁到老百姓身上。

要徹底清除公共服務行業的亂收費、亂漲價現象,各級政府首先應該明確政府與公共服務機構對社會所承擔的責任與義務,如果該財政負擔的資金不到位,讓公共服務機構自己到市場上去找飯吃,那不是改革,而是政府的失職。同時,政府對公共服務機構必須進行有效監督,以保證財政資金不打折扣地全都用於為老百姓服務。

需要說明的是,讓公共服務遠離市場、回歸本職,並非對相關行業市場化改革的全盤否定。其實,政府為民眾提供必要的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與這些行業的市場化改革是兩碼事兒。無論社會發展到哪一步,政府為大眾提供基礎服務都是必須要做的事情,但隨著人民物質生活條件的改善,對社會服務的要求自然也水漲船高,只靠公共服務顯然難以滿足社會的不同需求,所以開放投資領域,發展多種層次的教育和醫療等服務性行業,也包括一部分用市場手段經營的醫療和教育事業,這既是對政府公共服務不足的必要補充,也是社會發展必不可缺的一部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