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芹.中國紀事

關於部落格
台灣戰鬥 中國觀察 寰球視野
  • 58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周恩來.國民黨.托派

        本書86節,談的是作者1938513日於漢口訪問周恩來的情形。當時是抗日戰爭剛剛爆發不滿一年,「國共第二次合作」還算在蜜月期。周恩來正在漢口主持八路軍辦事處。作者訪問周恩來的動機是希望了解國共合作的實情,因為當時國共兩黨雖然「盡釋前嫌,化敵為友,共同對敵」,但是頗有些「令人揣揣不安的傳聞」,所以作者想向兩黨領袖求證。 

       

        周恩來在訪談中對國共合作表示樂觀,「目前雖有若干小地方的小摩擦,我們認為這不過是過渡時期的一時現象,無足輕重的」。周恩來說,「目前中國最大的要務是對日抗戰,軍事上能合作,政治即無問題」,「我們只要在同一戰線上合作努力,抗戰勝利,政治上的問題皆可迎刃而解的」。他還證明蔣介石代表的中央並沒有打壓共產黨的意圖,問題只是在「一小部分」國民黨員。 

談到這裡,採訪者對兩黨關係的疑慮已經大致得到澄清,但是他卻想到「當時共產黨內部的另一派,即托洛斯基派問題」。作者說「托派很受中央攻擊,這情況我們局外人很難理解」,所以他問了周恩來的意見。作者說,托派有不少擁護抗戰的言論(他具體指出了陳獨秀的〈抗日救國綱領〉和〈抗日戰爭的意義〉兩文作為代表),所以一般民眾不理解托派為何備受中共責難,為何不共同合作禦侮救亡。 

代表中共立場的周恩來怎麼回應訪問者「摒除成見」、「共同合作」的疑問呢?他說:

托派一向的行動,並不有利於目前的抗戰」。

是的,陳獨秀雖有過這些言論(指抗日-引者註)的發表,不過實際的情形,托派全是第四國際在背後主使的。他們對反帝陣線正走著相反的路,勾結帝國主義、勾結法西斯。他們不僅要破壞我們目前的抗戰,而且他們的陰謀,即連各國的如英、法、美等的和平陣線,也是他們所企圖破壞的。關於陳獨秀本人,我們曾屢次要求他表示正式的立場和態度,可是他終無確實的表示,所以後來我們也不再對他有什麼了托派所辦的刊物,如最近出版的《勝利之路》,很可以代表他們的反動思想的一 

        周恩來這些言論並不稀奇,「托派是帝國主義走狗」這是當時從第三國際到中共的基本論調,中共現在已經承認這個論斷是不正確的,在新版的《毛澤東選集》注釋中已刪除了「破壞者」、「偵探間諜」、「殺人兇手的匪幫」、「叛徒」,「與日本特務機關合作」,「領取日寇的津貼」等歪曲之詞。(可參見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毛澤東選集一至四卷注釋校訂本》123-125頁,中央文獻出版社,19917月)現在替陳獨秀以至於托派「漢奸」罪名辯誣的文章也不知凡幾,實在毋庸多述。只是「托派=叛徒、漢奸」這個說法到今天都一直影響許多人對托派的認知。 

        訪談中比較值得注意的是,周恩來透露了對國民黨不制裁托匪漢奸的不滿。這是怎回事呢?原來前述周恩來的「托派漢奸論」雖然並沒有拿出任何實際的證據,卻「說服」了這位單純而愛國的採訪者。這位當年三十歲的熱血青年對托派的破壞抗戰感到義憤填膺,追問中央政府和國民黨為何竟「毫無表示」要「制裁」托派? 

  被視為中共領導中少有的「完人」的周恩來怎麼說呢?他把國民黨「不願制裁」托派的問題歸咎於前述的兩黨「小摩擦」。周說「這就是剛才我們所談過的那一點所謂『小摩擦』所產生的結果了。他們(指國民黨-引者)總以為我們對托派的聲討是我們黨內部的問題,因而不加過問,其實這是不對的」。原來,周恩來期待以「國共合作」來制裁聲討「托匪漢奸」。周的話又再度打動了馬國亮這位愛國青年,馬回應說「我們希望無論任何黨派……不利於抗戰的,都被制裁和消滅」!於是,周恩來這個希望國民黨當局制裁托派的意見,透過了讀者眾多的《良友畫報》廣泛的影響了民眾,當然使得本已受國共兩黨打壓的托派,更趨於孤立。 

  現在,任何嚴肅的學術著作都不會再重覆「托匪漢奸」的誣衊之詞,當然還是存在很多對托派立場的錯誤解釋。現在學界面對的一個問題是,如何解釋當年對陳獨秀與托派的錯誤論斷和打擊,一種說法是完全歸罪於(受斯大林、第三國際命令的)王明和康生,至於毛、周跟其他中共領導對陳獨秀或部分托派是有不同的態度的,曾一度想「爭取」陳獨秀「悔過」,共同抗日,對陳獨秀個人也有所慰勸、照顧(唐寶林寫的《陳獨秀傳(下)》就是採這個看法,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5月初版二刷)。 

  馬國亮訪問周恩來之時,王明還沒垮台,還在漢口主持著中共長江局,武漢的工作自然直接在王明領導之下進行(所謂王明路線),反托反陳運動也是由王明主持的。或許可以以此情況來解釋周對托派的攻擊,不過即使是為了應付王明(和他背後的第三國際),在口頭上打擊托派(「不同政見」的左派)是一個層次,公開要求統治者鎮壓左翼陣營內的異見者,又是另一個層次的問題。而王明路線倒台之後,「托匪漢奸」的帽子也沒摘掉,一直維持了幾十年,「托派」更成了中共攻擊內外政敵和異端的最佳工具之一。可見,以王明、康生的作用來解釋,是站不住腳的,至少是不全面的。 

       托派主張抗日,這是歷史的事實,至於他們的路線是否有誤、是否有實際的影響,都無法否定這個事實。至於托派在抗戰中的實際作用,托派自己內部也有不同的看法,有人提出了深刻的反省,認為托派「訂出了一個正確的抗戰綱領,但只會拿來作空泛的宣傳,以及對不完全符合它的運動作消極批評,而不會拿它來具體運用,不懂得怎樣從現實的處境開步走的立場」。有人搜羅事實,指出當時幼弱的托派,在困難客觀環境下展開的一些抗日工作。「托匪漢奸論」已被證實是個誣衊、是個錯誤,也已是多年前的歷史往事了,但是從中卻可以看到中共(在掌權之前)的性質,從這裡出發或可有助我們重思中國革命史,有助於我們不再重蹈覆轍。 

一些史實的補充和延伸閱讀 

一、陳獨秀的〈抗日救國綱領〉和〈抗日戰爭的意義〉兩文 

前者或許指的是〈抗戰中應有的綱領〉一文,收錄於陳獨秀著、19382月亞東圖書館出版的《我對於抗戰的意見》。

後者大約是〈抗日戰爭之意義十月六日在武昌華中大學講演〉,收錄於陳獨秀著、193711月亞東圖書館出版的《抗日戰爭之意見》。

這兩篇文章都可以在任建樹等人所編《陳獨秀著作選》第三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4月出版。此書中尚收錄許多陳獨秀關於抗戰問題的言論。 

二、托派刊物《勝利之路》 

應指當時托派江西南昌組織出版的《勝利之路》,據回憶「《勝利之路》提出了抗日必勝的基礎條件,揭批國民黨對日退讓妥協的政策」,在當時影響了一些青年。請參見趙芳舉〈緬懷孟憲章同志〉。 

三、中國托派的抗日主張 

可以參見兩份文件-

托派組織「中國共產主義同盟——布爾什維克列寧派」的傳單:武裝保衛上海!發動全面抗戰!〉,1937年8月15日。

中國共產主義同盟的決議:〈世界大戰與我們在抗戰中的任務〉,1939年9月13日該組織中央緊急擴大會議通過 

四、對攻擊陳獨秀與托派為漢奸的澄清 

這方面的文章很多,僅推薦王觀泉〈誣陷陳獨秀為漢奸問題的深究〉一文,王是大陸學者,著有瞿秋白、郁達夫的傳記,《被綁的普羅米修斯-陳獨秀傳》是他研究陳獨秀的重要著作,但在大陸未能出版,由台灣業強出版社於1996年4月出版。 

五、關於抗戰時期的托派 

托派自我反省的文章,可參見向青〈中國托派和抗日戰爭〉。

關於托派在抗戰中的活動,可參見張開〈中國托派在抗戰中的主張和行動〉。 

附圖是當年中共長江局開會情形,我們可以看到牆上斯大林照片下的周恩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