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芹.中國紀事

關於部落格
台灣戰鬥 中國觀察 寰球視野
  • 58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本的「非和平崛起」!?

日本脫胎換骨 國際社會懼之     

撰文 Malcolm Cook and Huw McKay    

2006/03/17週五   

過去幾十年來,日本為何沒有擔當領導亞洲的大國角色一直是個疑問。而如今的問題是,日本與中國將如何相互競爭成為亞洲的領導者並擴大國際影響力。以往人們對日本的認識是:經濟上,金融行業拖累經濟發展;政治上,幕府執政軟弱無能;外交上,奉行金錢外交及和平主義政策。 

然而,今天的日本與10年前相比已經發生了令人難以想像的變化 

去年,日本股市超過了其他七大工業國集團(G7)的成員,創下了41%的股票收益。日本還與農業出口大國墨西哥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與其他國家的自由貿易談判仍在進行中。在外交上,日本威脅要減少其支付的聯合國會費,宣稱中國為“威脅”,更向台獨勢力分子簽發旅遊入境簽證。軍事上,日本自衛隊(Self-Defense Forces)在未經聯合國同意下向伊拉克出兵。15年前,儘管聯合國批准了,而且在美國的壓力下,日本也不願向第一次海灣戰爭出兵。 

[評註]跟墨西哥簽訂的自由貿易協定(FTA)是為了幫助日本汽車產業(特別是豐田汽車)所推行的。目前要跟泰國和菲律賓準備簽訂的FTA也是為了日本汽車產業的。 

日本的轉變是因為東京對經濟、政治及外交等方面進行了深層次的改革。經過改革,日本變得更加自信和自我,也因此在國際社會上引起了更大的爭議。同時,由於中國的崛起以及北韓的局勢,日本的戰略環境也變得更加不穩定。在改革當中,越來越多的日本人希望發揮本國難以匹敵的經濟與軍事實力,而北韓乃至國際環境的不安定因素也進一步刺激了這種想法。 

日本的政治改革著實令人目瞪口呆。如今幾乎沒有黨派團體主張和平自保的外交策略,而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 Party)只剩下一具空殼。雖然日本繼續向伊拉克增兵,但執政的自民黨(Liberal Democratic Party)在去年的大選中仍然成為國會第二大黨[有誤,應為第一大黨編者]。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Junichiro Koizumi)及最大的在野黨——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 of Japan)的領袖前原誠司(Seiji Maehara)均公開表示考慮修改和平憲法中的反戰條款。 

在大選中慘敗之後,民主黨挑選了外形良好的右派政客前原誠司擔任黨主席。這表明民主黨有意向魅力不減的小泉學習。小泉是日本政壇幾十年來最具影響力的政治家。前原和小泉都是願意向黨派傳統挑戰、有自主想法的鷹派領導人。在前首相村山富市(Tomiichi Murayama[前日本社會黨籍首相編者]和宮澤喜一(Kiichi Miyazawa)的時代過去後,日本的政治環境已經悄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新一代的日本領導人所背負的二戰歷史負擔較輕,對亞洲鄰國的反日情緒不以為意,而且更迎合獨立性強的城市選民的口味。他們正在逐步從長期佔統治地位的保守官僚手中奪取國家的權力。因此日本今天的政壇更富朝氣、攻擊性和右翼傾向 

對外政策最能反映出日本更為自信的心態。不參加國外軍事行動、聯防安全、支持聯合國、善用發展援助基金以及溫和的中國政策曾是日本對外政策的核心內容。可是日本正在重新審視這一對外路線。 

美國對日本結束戰後佔領後,日本最初採取了自保的對外政策,主要是為了改善與東亞鄰國的關係。今天的日本更願意發揮自己的實力挑戰別國,甚至是鄰國,而不願意走金錢外交的路線。日本與美國進一步鞏固了聯盟關係,而日本在亞洲的戰略利益也更具競爭性,而且受到國內政治考慮因素的影響更大。 

日本正在調整其金錢外交政策,政府開始重視援助政策的實際效果。7年來,日本對外援助的預算減少了一半,從1999155億美元減少到去年的68億美元。不過日本對印度的經濟援助仍然有增無減。日本雖然是全球最大的債權國,但卻不是提供國際發展援助基金的第一大國。 

在削減對外經援的同時,日本還積極發展軍事力量。日前,日本防衛廳長官額賀福志郎(Fukushiro Nukaga)要求日本自衛隊承擔國際維和的任務。日本不僅支援美國倡導的彈道防禦系統,而且已獲得了空中加油技術。此外,日本還發射了自製的間諜衛星,並考慮取消武器出口的禁令。可見,日本想在維護區域乃至世界安全方面扮演更為積極的角色。 

在過去的40年裏,日本的經濟規模不斷擴大,而且所有的資料曲線顯示了良好的發展勢頭。 

7年來,市場信心有了很大的提高,日本Tankan調查報告顯示企業信心自80年代泡沫經濟以來首次攀上新高。失業率穩步下降,而東京宅用及商用土地的價格則在上漲。大量建築起重機在“休息”多年後又重現在東京市區。去年,日本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率幾乎是歐盟的2倍。 

種種跡象顯示,日本經濟正在復甦,而且不會只是一個短暫的春天。首先,與1993年至1998年短暫的發展時期不同,目前促進日本經濟發展的動力是消費需求以及資本支出的提高,財政紀律措施以及淨出口國的地位反而阻礙了經濟的發展。 

[評註]作者並沒有提及為什麼日本經濟有復甦的苗頭。事實上這是因為小泉政權以及前幾個政府所推行的新自由主義而導致的。政府在財政和政策方面一直支援大銀行和大企業。例如向銀行投入大量資金來幫助解決壞帳。 

[評註]日本政府自稱日本經濟有復甦,可是很多人批評說"所謂復甦是因為向美國和中國的出口的增加而導致的,是很不穩定的因素而導致的" 

其次,銀行借貸業似乎已經渡過了“冰河期”。上個月,日本銀行系統的貸款在5年來首次呈正值。各大銀行都已成功擺脫了2/3以上的不良貸款。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大部分企業從資產負債表來看都已擺脫了泡沫經濟的影響。泡沫經濟的崩潰導致了許多企業長期資不抵債,被迫縮小規模。如今,企業債務已經低於泡沫經濟前夕的水平,而且不少公司已開始增加貸款為擴展做準備。 

造成日本經濟長期停滯的通貨緊縮似乎也消失了。上星期,一向謹慎的日本銀行決定調整目前向市場投入過量流動資金的“定量寬鬆”(quantitative easing policy)貨幣政策。而有關政府部門也在考慮取消“零利率”政策。 

[評註]所謂“定量寬鬆”政策,因為日本經濟的資金早已飽和狀態。僅東京股市上市公司就有80兆日元的餘額資金,由於銀行零利率和沒有設備投資條件,這些資金衹能作為"內部保留"而用於投機交易。 

“定量寬鬆”以及“零利率”政策的取消將會對日元造成升值壓力。在這種情況下,日元有可能再次衝擊1美元兌100日元的高位。利率升高以及市場信心提升將會促進國內收益的提高,減少資金的外流。經濟復甦最終會刺激進口,將鼓勵國內企業增加投資。不過,日本經濟復甦將會降低國民對外投資的興趣,進而給歐元帶來貶值壓力,以及刺激全球利率的升高。估計日本對美國的投資規模應該會減小。 

[評註]目前日本大資本的確有了一定的自信。所以今年春鬥有一些大企業有提薪情況。重要的是,本文沒有提及新自由主義政策的後果如何。所謂春鬥提薪跟中小企業沒有關係,貧富懸殊不斷擴大。 

[評註]以下的數據反映小泉執政的4年的真面目。數據是2000年度和2004年度的比較。所謂「年度」是4月份到第二年3月份(2000年度是20004月至20013月份)。2000年度是小泉政權還沒有成立,小泉政權是2001426日成立的(正好2001年度的開始)。 

項目

2000年度

2004年度

自殺人數

31957

32325

失業率

4.7%

4.6%

家庭收入(一個月)

558242日元

529822日元

企業倒閉數

18769

13679

個人破產人數

139231

211402

GDP

513.4兆日元

505.4兆日元

國債餘額

367.6兆日元

483兆日元

日本國債等級(moodys)

Aa1

Aa2

稅收

50.7兆日元

41.7兆日元

平均股價

200142613973日元

200593013574日元

銀行貸款餘額

458.7兆日元

385.4兆日元

領取最低生活保護家庭

805169家庭

977726家庭

[評註]在目前的日本,不穩定雇傭、露宿者、家庭內暴力等有增無減,由於貧富懸殊,東京某一個區有一半小學生家庭領取區政府的教育費補助(這個補助只有貧困家庭可以領取)。所謂日本經濟的復甦是完全是新自由主義所導致的貧富懸殊的結果而已。 

  日本的國內改革以及安全環境的變化都是結構性的,這為日本利用自身優勢更好地發展提供了機遇。也許在未來的10年裏,日本的防衛廳長官會經常飛往美國、澳大利亞以及新加坡等國家,推銷最新的軍事裝備並鼓吹對中國和北韓實行強硬政策。可以預見美日同盟將會進一步鞏固,一致對外,而日本維護本國利益的企圖也會更加明顯。當然,聯合國的活動經費會被減少,而中國則會更懼怕遏制政策。 

[評註]日本軍事化的問題也是為服務於日本大資本及其全球化的需要而進行的。可是日本軍事政策還是無法擺脫美國的影響,所謂自衛隊派遣也是為了配合美軍全球作戰的一環。這個方針一直以來都沒有變化。隨美軍的全球政策改變,日本的政策也配合其變化。可是小泉是比任何人都配合美國政策的。 

  東北亞強國、大國林立,最壯觀的國際競爭將會在這裏上演,而日本絕不會坐壁上觀。 

本文作者馬爾科姆·庫克(Malcolm Cook)是悉尼羅維國際政策學院(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亞太問題研究項目的負責人。麥覬(Huw McKay)則是澳洲西太銀行(Westpac Banking Corp)的高級經濟分析師

 

[延伸閱讀]關於日本近幾年的政經與社會動態,可參見:

平井純一〈不允許日本憲法改惡,成為固定的派兵國家-阻止日本進入聯合國常任理事國是我們的國際職責

平井純一〈自民黨的大敗與護憲派的式微—日本左翼解讀20047月參議院選舉

松本龍雄〈評日本2003年度《防衛白皮書》〉

高島義一〈小泉參拜靖國神社為軍國主義鋪路

鄭谷雨〈走訪「聖堂教父」的國度─ 浮光掠影看日本社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